张家界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天涯柳二卯闲话算卦生涯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1:24 编辑:笔名

一    微山湖西的柳溪村,有个远近闻名的柳二卯,他爷爷是前清秀才,他也念过几年私塾,喜读史书,博古通今,为人精明,能言善辩,但不善农耕,靠算卦为生。他喜欢村里的学生申君,二人可谓无话不谈。他早就想把算卦的这点本事传授给申君,不知他意下如何,于是想试探他一番。  那是在旧社会,有一天晚上,柳二卯与上小学的申君在牛屋里聊天,他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说着说着就扯到算卦这件事上。他说:“我看你人挺聪明,跟我学算卦吧。”  申君说:“我爷爷常对我说:‘人要靠劳动吃饭’,算卦光动嘴,不劳动,不得挨饿吗?我不干!”  柳二卯说:“傻孩子,算卦怎会挨饿呢?别看我算卦这点本事不起眼,到哪里都饿不着。再说算卦也不用花本钱。你要愿意学,我就教你。”  申君说:“算太卦难,我学不会。”  柳二卯说:“说难也难,其实算卦也不难。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用心学,就能学会。”  申君从心里还是觉得算卦玄妙,于是问道:“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算卦,怎么会知道人家的情况,算出吉凶祸福呢?”  柳二卯想了想,他对申君说:“我先给你讲个古代算卦测字的故事吧。”   柳二卯说:“宋朝有个邵雍,少年时刻苦好学,博览群书,寒不炉,暑不扇,夜不就席,刻苦钻研易经数年,成为远近闻名的算卦测字大家。只要你写出一个字,他就能推算出人的吉凶祸福。”  申君觉得太玄妙了,于是问道:“古代还有这种事?”  柳二卯说:我给你讲个邵雍测字的趣闻:一个新上任不久的大官,听说邵雍测字特别灵,就想试一试他的测字本领。有一天,他换上便衣,带着一个当差的,迈着八字步来到邵雍的卦摊前。邵雍见他要测字,便问:“先生您要测字?请您写个字吧。”  大官拿起笔来随手写了个“人”字,然后将笔一放,恰好横着搁在“人”字的中间了。   邵雍问:“你想问什么事?”  大官说:“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不假思索地说:“你是个大老爷,当官的。”  大官听了,没有吭声,他向当差的使了个眼色。那个当差的过来也写了个“人”字,然后,他把笔却竖着搁在“人”字的下边了。  当差的问:“你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望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你吗,不过是个平常人。”  大官一听,感到非常惊讶,急忙问:“为什么我俩写的都是‘人’字,而我是当官的,他却是平常人呢?”  邵雍摸了摸胡子,笑眯眯地说:“因为你写完‘人’字之后,把笔横搁在‘人’字中间了,这不成了‘大’字吗?大人不就是大老爷,当大官的吗?他写完‘人’字之后,却把笔竖着搁在‘人’字下边了,这不成了‘个’字吗?所以他是一个平常人。”  当差的一听,急忙说:“我要也把笔横着搁呢?”  邵雍笑着说:“你再横着搁就不灵了,因为我已点破了嘛!”  大官听了,心中暗暗佩服。不过,他还想再试他一试。  第二天,大官让衙役从狱中提出一个犯人,对他说:“本官今天派你去办点事儿,如果办得顺利,可以减轻你的徒刑。”说完,他让犯人洗了澡,刮了脸,等他吃饱喝足之后,大官才对他说:“我今天让你去挂摊测个字,你别的什么字都不写,就写个‘人’字。”  犯人应了一声,按照大官的吩咐,他穿上长袍马褂,戴上礼帽,后边还跟着两个穿便衣的衙役。他们三人来到邵雍的卦摊前,犯人摆出一副当官的架式,气势汹汹地对邵雍说:“我要测字!”  邵雍一看,差点笑出声来。你道为什吗?原来邵雍一眼就看出来了,虽说他穿的很阔气,后边还跟着护卫,见他满面愁容,面黄肌瘦的样子,一下子全明白了,于是说道:“请你写个字吧。”  犯人说:“不用写了,我就说一个字吧。我说个‘人’字。”  邵雍问:“你想问什么事?”  犯人说:“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  邵雍带着讥讽的口味说道:“赶紧回去坐你的监牢吧,你是个囚徒。”  犯人听了,不再言语,灰溜溜地跟着两个衙役走了。两个衙役回来跟大官一说,大官百思不得其解,马上来到邵雍的卦摊前,问道:“先生,上次我们两个用笔写‘人’,你能测出是什么‘人’,今天他用嘴说‘人’字,你也测得这样准,是何道理?”  邵雍说:“无论笔写还是口说,均要用心来测。他说‘人’,正是‘口’中加‘人’,不是个‘囚’字吗?”  大官听了,连连点头。从此这位大官对邵雍更加佩服了。  申君听得入迷,他打心里也佩服邵雍测字的本领。不过他觉得测字还是太玄,一旦测错,就会出丑。于是问道:“若是二人写出‘人’字之后,把笔不放在‘人’字上呢?比方放回原处。”  柳二卯说:“那也有办法,你要学会察言观色,随机应变,再把话说得模棱两可,就可以自圆其说了。比方说:‘你是个当大官的’,他说:‘不’,你就说,‘你有当大官的命,现在不是,将来准会当大官。’他一听乐了,准会信以为真。”  接着,柳二卯又说:“字是死的,人是活的,全凭算卦人的一张巧嘴。”  接着,他又讲了一件测字的趣闻:有一天,一个老汉千里迢迢来到洛阳,寻找失踪多年的儿子。洛阳人劝他在洛阳桥头等着,说邵雍算卦特别灵,等他来后问一问,没准就能知道你儿子的下落。老汉听后,就在桥头耐心地等待算命先生邵雍。  正在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根据他的神态和打扮,老汉断定他就是个算卦先生。不过这位不是邵雍,而是他的侄子。原来邵雍昨日去城里办事未归,他的侄子一来闲着无事,二来也想试一试自己测字的本事,就替他来洛阳桥头摆卦摊。邵家侄子刚一落脚,人们就凑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快给这位老人家算一卦吧!”  邵家侄子问老人:“想问何事?”  老汉忙说:“问问我儿子的下落。”  邵家侄子说:“你随便说个字吧。”  老汉一眼瞥见旁边有个土堆,便随口说了个“堆”字。  邵家侄子在纸上写出“堆”字,然后反过来掉过去地看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哎呀!这‘堆’字左边是个‘土’,右边土上土,中间是个‘人’,这说明‘人’已入土,埋在斜坡之上了!”  老汉听了这话,大叫一声,突然晕了过去。大伙儿慌忙急救,有的掐人中,有的揉胳膊,有的捏腿,折腾了好半天才使老汉缓过气来。  恰在这时,邵雍赶着车回来了,他路过洛阳桥头,忙从车上下来询问原由。他的侄子便把老汉寻子算卦的经过说了一遍,又把纸上写的“堆”字让邵雍看。  邵雍瞧了一瞧说:“人还活着,咋说成死人呢?”  于是他就走过去安慰老汉说:“您老不必着急,您的儿子还活着。”  老汉听了,半信半疑,于是问道:“你咋知道我儿子还活着?”  邵雍耐心地解释说:“这个‘堆’字,虽是‘人’在‘土’中,可‘人’是立在‘土’中的,不是躺着的,这人是住在窑洞里的。”  老汉一听,转悲为喜,立即起身施礼道:“天地这么大,不知到哪里寻找我儿,还望先生指教。”  邵雍说:“洛阳城北有座邙山,邙山夏鸡沟家家住窑洞,你到那里去找兴许能找吧。”  接着他又将“堆”字反复看了看,口中念念有词:“左边之‘土’移上边,土上加土便是‘山’,‘山’下有‘佳’成‘崔’字,崔氏佳妻在山间。”  念毕,他对老汉说:“老人家,你到邙山夏鸡沟打听崔氏佳妻,便能找到你的儿子了。”  老汉听了这话,谢过邵雍之后直奔夏鸡沟,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原来,他的儿子那天出门,办完事回家,突然被一阵狂风刮到山沟里,昏迷不醒,后被外出做生意的崔先生救起,把他带回夏鸡沟家中,看他为人忠厚老实,便招他为上门女婿,他本想带着妻子回家看看,却忘记了回家的路了。  申君听得津津有味,心有所动,但他还是说:“我嘴笨,学不会。”  柳二卯说:“好学嘛,咱不学测字,我教你‘由生辰八字,推算人的吉凶祸福。’算卦都是死理,人的生辰八字也是死的。你得先背熟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五行’是金木水火土;‘天干’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就十二个字,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申君问:“根据生辰八字,你怎么会知道人家兄弟几个?父母在不在?”  柳二卯说:“傻孩子,算卦的哪能知道?这都得叫算卦的自己说。比方说,有人来算卦,不管问财、问运、问病、问事,这四件事都有‘簧’,叫‘四大簧’。‘簧’就是锁簧的‘簧’,算卦的就要用钥匙开他的‘簧’。头一件就是会听话因,要抓住‘簧’。比如给小孩算卦,他说出小孩的八字,你就煞有介事地对他说:‘按他的这个八字,应该是父母双全,可是他的命相克父,要认一个‘干爹’。这么一说,他家大人自己就会赶快说话了。他要不说,你还要套他说,意思是找他的‘簧’。你说得不对了,还可以拐回来。比如说,你说孩子父母双全,他说他爹死了,你就说孩子的生辰没报对,农村又没有钟表,他也说不清楚。”  申君说:“这不是骗人嘛!”  柳二卯笑着道:“这也不能说全是骗人,有钱人家赚他几个钱花是应该的,穷人家给他解个心焦,除个心病,也是好事。比如问病,你就给他说个活络话,千万别说得太清楚。一般给小孩问病,你就说这个小孩病走在‘内’,眼不睁,啼哭多,饭少吃来又发热。小孩子们的病,大体上就是这几样。另外,人都喜欢奉承,顺心丸谁不爱吃?比如老婆们来算卦,你就说,按你这个八字呀,你是个性子刚强的直心人,不爱占人家的小便宜,借平还满,总爱吃个亏;任凭自己受苦,可对人总是大方。这么一说,她就会说,先生啊,你咋说得这么投心呀!下边就好说了。还有些人是‘硬簧’!比如有些地痞流氓、国民党军官,故意来找茬‘卡’你,说不定还要砸你的卦摊子!这也好办,你就先奉承他几句,然后再骂他。这种人是非赚他俩钱不行!比如有个国民党军官来算卦,他一报八字,你就说:‘文曲武曲两相连,南杀百战多少年,单等丙寅有火起,不当团长当校官。’他一听就高兴,然后你再说,‘你爹压你的官运,你命太硬,你要当上校官,就克住你爹了!不过也有个破法,这时候,他就害怕了!你再设法让他加钱免灾。”  申君听了,依然犹豫不决,不过他还是说:“算卦这事,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我还是好好读书吧,我爷爷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读好了,将来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柳二卯听了,叹了一口气说:“唉,算我白说了一晚上。学会抬轿能压人,学会点手艺还能压着人啊!艺多不压身嘛!”    二    又过了若干年,在外地读书的申君,有一年暑假,他正好遇到在外面流浪多年的柳二卯,二人相见,百感交集,柳二卯又说起这些年他在外地摆摊算卦的往事。  柳二卯说:“我在外地流荡了这些年,起先还是靠算卦混饭吃。说起走江湖算卦的,共分四路八经。四路有南路、北路、平路、汉路,八经是:瞎子经、马虎经、拉骆驼经、黑嘴子经、鹌鹑叼卦经、占课经、平经、光经。我学的是‘马虎经’,全凭一本《万年历》,按十二属相,天干、地支、五行,给农民合个八字,掐个时辰来哄几个钱用。像西安这样的大城市咱没来过,到底这里的人吃哪一路,咱也不摸底,先试试看。”  柳二卯停了停,接着说:“我在小雁塔附近,把半截破被单做的招牌挂在一棵树上,搬来两块破城墙砖当作凳子,凑凑合合摆了个卦摊。卦摊摆出后,没过多久,就有两个老婆来算卦。头一个老婆问病,她说:我孙子不好好吃饭,不知是啥病。接着,老婆说了孙子的生辰八字。  我说:“你这个孙子命硬啊!按他的八字是父母双全,聪明伶俐,又会笑来又会说。”  那老婆一听,高兴地咧开大嘴笑着说:“先生说得真对呀!我孙子可聪明那!”  我又说::“你这个孙子3到5岁时会有场灾。他这个病是走内呢?还是走在外?”  老婆说:“就是肚胀。”  我说:“是啊,你这个小孙子是,肚子胀,啼哭多,饭少吃来又发热。叫他吃饭他撒泼,每天闹到日头落。”  老婆一听这曲,一拍大腿说:“老先生,您算得太准了!”  接着我告诉她说:“,要给小孩认个姓王的干爹;第二,小孩要少吃零食。”  我这么一说,老婆乐得合不拢嘴,说得她一头乌云全散了。老婆为了感谢我,还给我留下两个熟鸡蛋。接着我问另一个胖老婆说:“老斋公,你也算一卦?”  她说:“我不算,明天领我闺女来算。”  柳二卯停了一会,接着又说起第二天算卦的事,原来是这样的:  第二天,柳二卯刚摆好卦摊,只见一个掂着红包袱的年轻媳妇,面带愁容,脸有泪痕,在大街上站了一会,就拐到柳二卯的卦摊前,低着头说:“老先生,你是算卦的吧,我想算一卦。”  柳二卯说:“你先坐下。” 共 84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初夏33

下一篇:月季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