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我发现她现在变的快不认识了当初她不是那样

发布时间:2020-01-29 22:57:07 编辑:笔名

摘要:想必你也认识到了七七的厉害,说出痔疮这个词语她语气很平静,就像你脸上长了一颗青春痘那样稀松平常,而我此刻痛苦的表情好像我真得了这个隐疾却羞于启齿似的。这个时候如果我不甘示弱,还以颜色,她马上用更密集的无懈可击的语言来抨击我。几次回合之后我学乖了,这个时候我劝自己忍气吞声。后来想想,我们对彼此暗生情愫正是建立在这些漫无目的的攻击性语言上,虽然粗鄙,却极具生命力。她是这么说的:你凭什么摆出一副对我嘘寒问暖的姿态,小陌我告诉你,你这一套只会让我看低你,虚伪透了!我需要的是你落到实处的温暖知道吗。当时我噤若寒蝉,再一次结结实实被她奚落了一顿。 七七风风火火闯进了我的生活。我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我是个宿命论者。只不过这个宿命感还没有强烈到完全左右我的生活。我相信命运,相信生活就是一场大梦。什么时间遇见什么人,发生什么际遇。冥冥中有股神的力量在牵引我们在各自的命运轨道上或快或慢地向前延伸,交错,滑行。这已经不是外力能扭转得了的。说白了,那是上帝无所不能的旨意。

她在小镇里新开张的一家浴足中心上班。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休息,夜晚上班。除去一个月三天假的机会,也就是说,我要见她,就得花上四十五块钱的钟点费。有点意思,我们的恋爱是按钟点计费的。昂贵吗,我是那种看重金钱的人吗?问题是,我的工作性质和微薄的薪水决定了我不是想见就见她的。我必须要在吃饱饭的前提下才有力气和她谈情说爱。空着肚子妄谈爱情想想就觉得荒唐和恐怖。可是,七七摇了摇头,她认为这是个考验我的机会,她当然不轻易放过。随即她脸上浮现出狡黠的笑意。你不是说爱我吗,怎么证明呢,那就要多来看我呀。对了,别忘带上你的钱包。我倒要看看你对我们之间的爱情有多么忠诚。总的来说,用钞票的厚度来衡量爱情的深度是不容乐观却是立竿见影的方法。既然她这么说了,我只能倍加珍惜与她的每次相处。

我们约会的场所就是她的上班地点,那是一间摆放着巨大无比沙发椅和一台电视的房间。墙上有壁画,玻璃桌上有水果和花束。环境是不错的,气氛是不错的,还想怎么样。因此我们比一般情侣更快进入角色。一般来说,她先敲门,进来的时候双手垂立,微微欠身,微笑着向我打招呼:老板,欢迎光临!随后向我推荐几种浴足的服务项目。这时候我漫不经心浏览她背后墙上的服务单,随意报出其中的一种。还用问吗,当然是的,也就是盐水,要么是中药。在礼节性的寒暄中,此时我们还没有忘记对彼此的定位,并不因为私人关系而有所松懈。

我面前的这个姑娘,往木桶里冲药水,从一个大挎包里抖搂出工具,包括挽我裤腿的过程中干净利索,一言不发。只是脸上的表情不再像进来时那么严肃了。我趁机用牙签挑起一块水果递到她嘴里,她毫不客气地叼住,并使劲嚼了嚼,发出咔咔声响。我皱起眉头,我感到不满是觉得她这不是在吃苹果而是在啃一块骨头。尽管这样,她并不领情,手中的力量依然那么强有力,中间有几次捏的我呲牙咧嘴。我说这位姑娘,你平时是不是很注重手劲这方面的训练啊?比如握力器,哑铃什么的。这下可好,她那双看似柔若无骨的手掌暗提八成功力,我在嗷嗷叫中似乎听到自己发出声嘶力竭的抒情:啊,爱情!没想到我的嚎叫引来了隔壁的领班。他从门缝探进小小的脑袋疑惑地看着我们俩。七七朝他摆摆手,这位老板说他痔疮又犯了,没什么的。当我向那位领班投去哀怨的眼神时,他已经缩回了脑袋。

想必你也认识到了七七的厉害,说出痔疮这个词语她语气很平静,就像你脸上长了一颗青春痘那样稀松平常,而我此刻痛苦的表情好像我真得了这个隐疾却羞于启齿似的。这个时候如果我不甘示弱,还以颜色,她马上用更密集的无懈可击的语言来抨击我。几次回合之后我学乖了,这个时候我劝自己忍气吞声。后来想想,我们对彼此暗生情愫正是建立在这些漫无目的的攻击性语言上,虽然粗鄙,却极具生命力。她是这么说的:你凭什么摆出一副对我嘘寒问暖的姿态,小陌我告诉你,你这一套只会让我看低你,虚伪透了!我需要的是你落到实处的温暖知道吗。当时我噤若寒蝉,再一次结结实实被她奚落了一顿。

我记得一个月前,也就是 月8日那天,我的朋友欧阳一脸坏笑地告诉我,节日快乐!要不要庆祝一下?我听了一愣,尔后会意一笑,节什么日!还用说吗,走吧。于我们来说,庆祝的意思免不了加菜,喝酒,然后继续寻找下半场节目。这里我有必要提一下,以过节的名义集体狂欢是我们几个朋友小圈子里约定俗成的传统保留节目。只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调走的调走,结婚的结婚,剩下不多的几个单身朋友更是不放过每一次过节的机会。妈的,管她妇女节,国庆节,儿童节,鬼节,艾滋日。统统都算。我们发了狠似的一定要把各种节日变成我们自己的节日。

在重庆烧烤摊上,我们酒酣耳热。欧阳一双醉醺醺的眼睛在夜街空旷的黑暗中精光四射,他左手端着酒杯,右手指着我,“你!个狗日的。够意思吧,我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陪你在这里胡闹,你还想怎么样。”扯句题外话,欧阳与他老婆的相识和闪婚都颇具传奇色彩,后面我会提到。他曾经多次在我们面前大秀恩爱。总之他的言外之意是,一切美好的形容词包揽在他媳妇身上都不过分。我涨红着脸,一把拍掉他摇摇晃晃的手指,“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有了媳妇就可以在我面前扬威耀武吗。你快别这么想,我告诉你,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你是要我领情吗,我偏不。”我说的有点激动,所以停顿一会喘了口气,然后再度举杯站了起来。来,这杯酒我是敬嫂子的,她真不容易啊,女人都不容易。欧阳点点头表示认可,说得好,那我不妨也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敬你未来女朋友一杯!我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然后不屑的摇动食指;我生什么气,你太小看我啦。手中的酒杯刚迎上去,忽然间我想到了什么,杯子在空中停留了片刻。那谁,你看我们在这里敬来敬去是不是有点空乏和造作。我的意思是应该把我们的祝福落到实处,亲自送到她们手里去,让她们真切体会到我们的殷殷热诚。你认为呢。这样是不是要比在这里盲目空谈显得更真诚更有分量一些。欧阳手中的酒杯往桌面一顿,说得好,那就走吧,再迟一点就不赶趟啦。

街灯昏暗,路人寂寥,只有萧瑟的晚风偶尔敲打着错落有致的建筑群。我们晃晃悠悠走在街道上。这条马路年久失修,坑洼不平,我曾经多少次摸黑走过,但从来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样走的铿锵有力。只要想想我们此行的目的,那是送祝福送温暖啊,我就显得踌躇满志。多么难得,我都快被自己打动了。所以当浴足中心前台 问我们要点几号时,我几乎毫无犹豫地脱口而出: 8号。一说完立即为自己的灵光一闪感到得意非凡。欧阳是有家室的人了,当然不会太过于挑剔,于是随意也点了一位。

我们躺在巨大的单人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盯着电视。主持人说的什么,我们几乎没听清。但还是看懂了,几句话就能说完。一个下岗中年人骑着改装过的马自达(其实就是一辆三轮车装上了马达),结果撞上了巡逻的交警。交警要没收,那位中年人心有不甘,倔强地抱住一只轮轴死不撒手。看起来双方在进行一场势均力敌的拔河比赛。滑稽的场面看得我们呵呵直乐,并一齐为那位中年人拍掌助威:加油,加油!

这时候门敲响了,鱼贯进来两个女孩。我一看到她们俩,马上忍俊不禁笑了。天啊,她们俩几乎是一对立体形象的反义词竖立在我们面前。一高一矮,一瘦一胖。一个长发飘飘另一个留着男孩子那样的短头。我不知道是领班的主意还是上帝的旨意。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俩其实是一对很好的朋友。也就是你们通常理解的闺蜜。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一番,太神奇了。我问她们,哪位是 8号。那位长发女孩径自走过来,脸上笑容可掬,对我躬身说:老板您好,我就是。请问你需要哪种浴足服务?尽管她的礼貌是出于职业需要,我瞬时还是对她产生了好感。好感的意思就是我乐意让她为我效劳。我装模作样地浏览了一下她背后墙上贴着的服务目录表。没有太多犹豫,点了其中一项。她坐下来,卷起袖子就准备忙活。我醉眼朦胧看着面前这个女孩,长发披肩,瘦削的脸庞略施粉黛。恍惚间一股香水气味袭来,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正是这个举动让我感受到我所面对的首先是个女孩,然后才是她的职业。描述到这里,如果这位长发女孩给你的印象是安分恬静,那你就错了。事实上从一进门,她就和胖女孩说说笑笑,并不因为我们两个男人的在场而有所收敛。电视的声音很小,就显出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大。

我发现她现在变的快不认识了。当初她不是那样的人啊。

我早知道啦,她刚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是善茬。

可是以前她很腼腆的啊,跟我说几句话都脸红。

切。还不是装的。对了,前天她还问我借了三百块。

哦?干嘛了。

她只是说买了几件衣服工资花光了。

我觉得还不至于吧。刚领工资没几天。

就是啊,昨晚回到宿舍她浑身酒气,躺在床上一个劲的抽烟,问她也不说话。

怎么会这样。哎,反正你离她远点。我都觉得她变坏了。

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跟能说会道的女孩打交道。她们通常得理不饶人,嘴皮突突突像一挺三八大盖,火力猛烈的让我为自己的不善言辞感到沮丧和自卑。所以我尽管喝了点酒,也不敢太造次,四仰八叉躺在沙发椅上一副任凭摆布的模样。可是一边躺着的欧阳就不同了,只要有女孩子在场,他从不放弃打诨插科的表现机会。他早练就在女孩子中间游刃自如这样一项本领。所以他不太习惯我们冷场的局面,他对长发女孩打趣说,你可悠着点,他还是个处男。长发女孩瞥了我一眼,嗤的一笑回应说,怕是处理过的男人吧。把苗头对准我我觉得有点不适应,即使是不伤大雅的玩笑。当然她临时发挥的幽默并没有什么不妥,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我没有把不满表现在脸上,强颜一笑,继续闷声不响盯着电视画面。可是她似乎不太满意我的反应,继而调侃道,哟,害羞了都。这下我可按捺不住了,转过头来故作平静地反驳她,呵呵,我脸红是因为喝了酒,明白吗,还谈不上什么害羞。她噢了一声,脸上还是一副戏谑的神色。顿时我脾气混着酒劲一下子就上来了。我顶真地诘问她,你告诉我,怎样才算是害羞。她脑袋一歪,挑衅地睨视我说,不是害羞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说话。我蓦地一愣,一时竟然想不起该怎么回答她。缓了一会,我换了一副自以为深沉的语气冲她说,如果我一直看你,你会误以为我在打你什么主意对吧。那么你会因此自我膨胀而变得更加骄傲。我可不想给你这样的机会。说完我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过于荒唐了,于是摆摆手,算了。你怎么认为那是你的事。她嘿嘿一笑,得了吧。看你这么清醒,哪像醉酒的人。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嘛。好了,水温调好了,你放脚进来吧。

那个脸蛋有点婴儿肥的女孩在一边给欧阳拨火罐一边望着这边笑。显然她太了解这个密友了。我很清楚她笑有所指,感觉很不自然,可实在又不好说什么。抬头一看电视正播到妇女节关于妇女权益纠纷的案例。我猛然想起来此行的目的。我想不能因此丢了绅士的风度,于是适时向她表达了我对她们的殷切祝愿。我希望她们俩事业蒸蒸日上,身体健康,更加漂亮。原以为我这样诚恳的语气会让她对我的态度有所改观。可她仍旧不以为然地撅撅嘴,你这个算什么,前面的客人都早已祝贺过啦。来点新鲜的吧。我有点尴尬,于是追问她,那你意思想要什么新鲜呢。她停下了手中的活,甩甩手中的水珠,脸上似笑非笑地望向我,你不是要祝我节日快乐吗,过节就要有礼物。你是不是应该送我礼物呀。说完又是一脸戏谑地看着我。我很不喜欢她这样的表情,可以啊。不就礼物嘛,说吧,你想要什么。我承认这么说是有点赌气。她眨了眨眼,然后哎了一声,说出来就不好了,你随便吧。我有点不满,怎么能随便呢。你一定以为我开玩笑的对吧。放心吧,你等着就是了。——不过,我总得知道你叫什么吧。她笑了笑,叫我七七好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后了。我现在还能想到把一部新的MP5送到叫七七的这个姑娘手里她惊喜的表情。她说,真没想到。我斗胆刮了刮她的鼻子,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就是想要你知道,言而有信的男人还没有绝种。她爱不释手之余还不忘了揶揄我,尽管这样,我还是保留对你将信将疑的态度。我呵呵一笑,不着急,来日方长。她自顾低头摆弄了一会,我告诉她先放下手中的活,一起听听吧。她狐疑地看向我,顿了顿,然后说,好啊。

我们并排躺在沙发椅上。从来没有这样靠近一个女人,一股好闻的香水味再度袭来,我鼻子一酸,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但是不妨告诉你,这是酣畅淋漓的一个喷嚏。我前面说过,洁白的墙上挂有壁画,玻璃桌上有水果和花束。还有暗黄的灯影撒在我们的脸庞上。更重要的是我身边躺着一位芳香四溢的女孩。这是一场梦吗。不知道。我们各就各位,彼此的呼吸随着音乐节拍此起彼伏,像颇有默契的双重浅吟。

按照这样毫无障碍的叙述,故事的发展自然可想而知。可是别忘了,我说过上帝先生的安排总那么不尽人意,或者说过于尽善尽美了。这时候,房间的灯光倏地一黑,停电了!房外的走廊里刹时响起嘈杂的叫喊声,脚步声。我暗暗一惊,试图坐起身来。可是七七身体似乎毫无反应,哦,她已经闭着眼睛沉浸在美妙的音乐里了。我为自己的惊慌失措感到羞惭,于是重新放松身体。这时我忍不住侧过脑袋,在黑暗中打量她的脸庞。我竭力调动自己的所有想象,似乎越发清晰地看到黑暗中她那张安之若素的脸庞。我心念一动,呼吸不再像之前那样均匀。是我在移动自己的脸部吗,那又是谁的嘴唇在移动,在靠近。靠近。可是还没挨到她的脸颊,只听见“啪”的一声,在黑暗中尤显清脆刺耳。——如果仅仅因为七七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我一阵发懵,那还算不了什么。这时只见房间的灯光霍地一亮,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刺眼。我感觉似乎被谁强行一把推上灯彩辉煌的舞台中央,无处隐遁。房外的走廊里响起一阵欢呼声,还有尖利的口哨声。听起来更像是他们在喝倒彩。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又是谁扇了我一巴掌。妈的,这简直就是一个蓄谋已久的圈套。你们尽情想象吧:炫目灯光下捂着脸颊表情迷惘的我,还有对我怒目侧视的七七。

共 1009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没有结果的爱情演习,荒唐可笑的婚外恋闹剧,现代的都市男女,是不是都徘徊在爱情的十字路口,失去了正确的前进方向?小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耐人深思。推荐欣赏!【:上官竹】【江山部 精品推荐0110 0206】

1楼文友: -01 19:41:05 小说文笔流畅,语言生动,人物个性描写的很到位,读来呼之欲出。精彩 联系: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焦作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秦皇岛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九江治疗盆腔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