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梧桐小说跳梁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3:17 编辑:笔名

我腰藏砍刀、迈着方步,摇摇摆摆来到熙熙攘攘的大商场里,越看越来气:这么多人凭啥一个个都那么滋润,那么祥和,兜里有钱,脸上有光;堆积如山的商品老子没钱为什么不可以随便拿?我望望大街上,车水马龙,繁华似锦,凭什么世界都是他们的而我半毛钱也没有?越想越来气,嗓子眼就有点刺痒。以前在乡下看见男女野合,我都会冲上去大喝一声惊得他们屁滚尿流,出完洋相再罚款,真是过瘾坏了。  如今的人们被好日子磨软了筋骨,有个风吹草动就惊慌失措,一些大城市出现个别持刀砍人事件,一街筒子人被几个歪瓜裂枣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听我爹的爹讲,以前十来个日本兵打着膏药旗就可以追着几十万中国人跑反,南京大屠杀中五个日本人就押着三千中国人一个不留的砍杀、活埋,没一个人反抗。多少年过去了,也没见这些人有啥长进。如今我连这个城市的局长都搞定了,耍这些人还不是小菜一碟?说不定趁乱我还能捞点什么。  所以我嗓子眼开始刺痒。  于是,鬼头鬼脑躲在货架后面的我运足力气、猛抖丹田冲人群大喝一声:  “快跑哇,恐怖分子砍人啦!”  然后我笑眯眯地看着偌大的商城骚乱成一锅粥,哈哈,好戏就要开演了!     我叫陈顺宝,老家在吴中。小时候我那个老不死的老娘对我挺得意,逢人就王婆卖瓜:“俺儿子脑袋上有个尖,长大啊准当官儿!甭看他才几岁,说话老在理儿......”别说,我自幼肥头大耳,走路一步三摇,还真是一副官相。可老爷身在农村,又掉在穷坑里,虽然脑袋灵光,扒光了拉出来溜溜不比那些达官贵人差,可就是不招老天爷待见,年过三十还跟穷得发酸的爹娘讨要赌博钱,而且连媳妇都讨不到!  方圆几十里大姑娘小寡妇都让俺娘托人问遍了,那些人个个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就那个好吃懒做打架斗殴吃喝嫖赌死牙臭嘴的陈顺宝嗬!”娘的,这帮文盲加流氓,把我给否了。不是狗眼看人低嘛,我就偏不服这个软,当官嘛,一是需要学历,二来需要后台,我上到小学四年级就因为频繁偷看女生解手光荣毕业了,而且一坐到课堂里就头疼。至于后台,就我那吃屎找不到茅房的二逼父母,呸!  俗话说车有车路马有马路,老天饿不死瞎眼的家雀,咱当不了官可以学汪精卫曲线救国:当老板!这年头当老板好哇,只要心够黑手够狠不怕不来钱,而人一旦有了钱,房子、车子、小蜜子、说不定还有官位子还不是接踵而来?那时我人马出动前呼后拥山摇地动鬼神归位,风光赛过逼儿盖瓷,全世界的小娘们都冲我痛哭流涕投怀送抱,哎哟哟真是舒坦他娘哭舒坦--舒坦死了!  说干就干,我陈顺宝就是个利索人儿。而且一干就是十多年。这些年,我种过毒生姜,往城里贩过外表翠绿吃了要命的毒蔬菜,加工过病死畜禽,熬制过地沟油,灌装过“百事可乐”,撬过北京的马路井盖,砍过南京的地下光缆,我是如此坚持不懈吃苦耐劳,可你知道这个吃人的社会是怎么回馈我的:群众举报,城管没收,警察追拿,东躲西藏,人人唾弃......当初往死里夸我的爹娘现在又往死里诅咒我,说前辈子作孽才生下我这个丢脸的东西,弄得人前抬不起头,愧对八方父老。他们涕泪交流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好好做人。我忍了很久才没有修理这两个老家伙。  就在我众叛亲离被全社会唾弃的悲伤日子里,改变我人生航向的节点来临了。告诉你吧,焦大的炕上掉下个热气腾腾的林妹妹!  林妹妹是祖国大西南给我培育的,十六岁,花骨朵似的,还正读书呢,被人贩子骗到盛产光棍的经济相对落后的苏北地区,当仁不让啊,钱,我掏了,林妹妹,我要了。当夜,我就在俺的破土房子里给她生米煮成熟饭,这只小家雀还想扑腾扑腾,可是,她能斗过恶老雕吗?第二年,她就给我生下一个黑胖小子,同样肥头大耳,脑袋上有个尖。这小娘们做了妈非但不高兴,还哭得死去活来。哭过了就死了心,给我洗衣做饭端洗脚水,也孝敬我的爹娘,夜里看我心情好的时候反过来劝我,做人的道理说的一套一套,还用我制造的小陈顺宝来打动我。娘的,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感动的我发誓今后洗心革面,也不用拳头犒劳她了。  谁知这个小娘们竟然骗了我,趁我外出贩菜时抱着孩子跑了!真是好心没有好报哇,而且这小娘们竟然狠毒的带走了小陈顺宝,这是挖我的根哪。我揣着刀子就上云南寻亲来了,过车站刀子就被没收,目光犀利的警察对我再三盘问,差点把我当危险分子逮起来。老爷我是什么人,见过多少阵仗,察言观色见风使舵死蛤蟆能说出尿来,不怕你夸我,我就是一块一割一滑的滚刀肉。有惊无险的坐了火车坐汽车,跨越几个省钻进祖国大西南的万架大山里,终于刘谦玩魔术一样站在了小娘们全家面前。  没想到小娘们的家人还挺心善,虽然没同意小娘们跟我回去,也没执意赶我走。当然小陈顺宝在中间起了催化剂的作用,我的痛哭流涕磕头如捣蒜起了作用。我们在镇上开了一家包子米线店,本钱自然他们家出,我谎称钱在路上打失了,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衣不见兔子不撒鹰,我不得不防。店开张了,生意不好不坏,作买卖时我喜欢抠屁股摸鸡子挖鼻孔,为这小娘们又跟我吵,我把营业额独自收起来还跟我吵,她亲戚来了不让吃蹭饭更跟我吵。更可恶的是她渐渐不让我上身,衣服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还用针线把内衣缝了起来!我急得直吼那玩意登登的硬是无计可施。后来,她单独开了一家裁缝店,专卖民族服装,和我分居了。毒不过妇人心,这咱不在乎,你不让上有的是地方,县城啦镇上啦有的是干这个的。没想到那些下九流的鸡也不待见我,一是我杀价太狠,有时办完了还要赊账,二是我喜欢超值消费,人送外号铁头、迫击炮,迫击炮是说一次用坏六个避孕套,铁头是有一晚上包了个学生娃娃,我把她弄得跪地求饶,不但没要钱还掏给我仅有的五十块钱外带一个手机。  店生意越来越差,我的日子难过起来。日子越难过,就看什么都来气:为什么别人生意好?顾客都往人家里跑?谁不是爹生娘养,八格牙路!镇上的首富名叫高原,开着大超市还有高级轿车,其实这小子也是外来的,以前在老家河南代课,穷得连个媳妇也说不上,,现在看他牛的!我这个人就经常往他家跑,嘴勤腿勤手勤,哄得这傻逼两口子信任了我。为了加固信任,我趁天黑没人看见将他六岁的男孩推到水沟里再湿淋淋的救上来,把他全家感动的!从此,我就成了他家的常客,有人没人我都可以大摇大摆进出,我偷配了高原仓库的钥匙,从此我陈顺宝烟酒各种美食再没断过。我一般偷完都要恢复原状,采取少量多次的策略,所以不会引起注意。后来确实需要钱,我就干了几票大的,然后我也跟在围观的人群里看着派出所咔咔照相,心里面美滋滋的,脸上却布满对坏人的激愤。  我不光对富人愤恨,对当官的也没有好感。你们有一个是我投票选出来的吗?你们哪一个真正代表劳苦大众?我个人认为这些家伙没有一块好饼,我不仅劫富济贫还要替天行道。通过侦查,我瞄上了本镇长官马书记。这小子每周末都开着公车回城,卧室的门锁着。镇政府大门锁着,却又小门开着。于是我经常半夜坐在书记的办公室里过把书记瘾,他的抽屉和保险柜都被我不露痕迹的弄开,每次再恢复老样。我多次代理书记后就发现这小子的确是个贪官,抽屉里不光有春药,他和不止一个女人光身性交的大量照片,保箱柜里还有二十多张银行卡,多张新办的房产证,另外有两个大信封鼓囊囊的塞满了钱,还有几封肉麻谄媚的感谢信。老陈我又激动又害怕,觉得掉进钱窝里又处处凶险不踏实,可是阿里巴巴进了强盗的山洞怎能空手呢?一个危险而大胆的计划渐渐在我胸中形成。我可不愿意就这样顺笔钱就拉倒,我要细水长流,还要放陈顺宝仕途征程的颗卫星,我脑袋上有个尖,长大了准当官,没想到应在这里!我这个计划既是可持续的,又是跨越式发展的,娘的,我被自己的计划鼓舞得浑身热腾腾的。可我也不傻,我知道贪官往往心狠手辣,搞不好会惹火烧身,就像一匹野马,你必须给他驯服,套上笼头,一不小心他还会踢你咬你弄你个仰八叉。可我也知道他们又极度胆怯,藏头缩脑,打蛇打七寸,只要拿住要害,老虎也能为你拉碾子,万一弄大了,跑他娘的。  于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我卷走了所有的艳照、房产证、涉入犯罪的信件,这些足以致其于死命,自然还有部分赃款,还有一盒春药。明人不做暗事,我歪歪扭扭郑重其事留言如下:     “尊净的马书记,您的东西我那走了,如果想要回来,有机会面弹。如果不想要,后果自负。先不告诉你是谁,白白。”  回去后,我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照常营业,一边热情地对人打招呼,一边注视着街上的一草一动。镇政府没有动静,派出所也没动静,一切天下太平。这样过了几天,我笑着问一个熟识的来买包子的干部:“怎么没看见你们马书记呀!”那人笑笑:“马书记病了,住院了。”就走了。  又隔几天,马书记出现了,奔驰停在对门饭店门口,和几个人说话。我故意走过去大声说:“在我们老家这种车子算什么,嗬,破烂!还不知道怎么来的......”说完也不走,就盯着他看。马书记猛地回转头来,两只眼睛扫了我一眼。  第二天是周末,机关学校该放假的都放假了,街上冷清了不少。天黑了,许多店铺都打烊了,我却虚掩着门磨蹭,预感将发生点什么。果然,外面传来脚步声,还有人热情的招呼:“马书记这么晚还为老百姓辛苦啊!”  “呵呵,我去吃碗米线。”马书记笑着走进来,反关上门,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揪着我的脖领子推到墙上,他的眼珠子都红了,低声而凶狠的咆哮道:  “你这个杂种!竟敢搞到老子头上来了!我现在就把你弄死!快,把东西给老子交出来......”  我争辩道:“马书记,你说什么我不懂......”  “去你妈的!”他掐住我的脖子,“你当我是吃干饭的吗?你这个流氓、白痴、无赖、小偷、诈骗犯、疯子、人渣......”他一口气给我定了几十个职称,然后气势汹汹的说:“快把东西拿出来,不然我就马上派人把你给做了!让警察把你抓起来!你奶奶的,太岁头上动土,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他是个温文尔雅的人,这会儿完全变了个样,目露凶光,面容扭曲,声嘶力竭。  没想到他还挺有手劲儿,掐的我快喘不上气儿了,我一只手就把他抡起来放翻在和面的面板上,眼瞪得比他还圆:“老子是人渣,你比人渣还不如!共产党让你为老百姓办事,瞧你干了多少好事?要不要我给你捅出来,看他们饶不饶你?”  “你敢!”他叫,声音低了不少。  “看我敢不敢!我还敢现在就把你剁成馅子,明天卖叉烧包,嘿嘿!”我嗖的一声将一把风快的砍刀剁在他的鼻子傍边。这下好了,他浑身筛糠,汗把衣服都湿透了。看他成了打断脊梁的癞皮狗,我把他扶进椅子里,换了一副腔调:“马书记,对不起,都怪我刚才不够冷静,我是您的小百姓,有话好商量!”  他无力的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吧。”  “我想和马书记交个朋友。”  “...好说,你把东西还给我,钱就不要了......”  我通的一声把东西丢到他的面前:“您验验,缺不缺。”  他验过东西,点点头,又死死的看着我:“你是不是都留了一份?”  我嘿嘿一笑:“不愧是领导,够英明!怕给您打失了,复印机照相机我都用上了,而且不止一份。就连今天晚上的会见我也在面板下面录了音,您为人民服务,我为马书记服务嘛。”  他不甘心地地说:“全部交给我,什么条件,提吧。”  我说:“交给您不可能,这是我的保命符。有了它您就不会动我,没有它我死的比一条野狗都惨,可您放心,我不会交给任何人,也不会说给任何人,只要您听我的,不,对不起,只要你时时拉我一把,您吃肉给我口汤喝,用您手中的权力......”  “你还想勒索我一辈子......”他咬牙切齿。  “看您说的,我不是也为你好嘛!为你老婆,为你孩子,祖国的下一代考虑嘛!”我把玩着那口寒光闪闪的砍刀,轻飘飘的说。  他的脸又白了,说:“怪我流年不利,我彻底认栽,兄弟,你别像赵红霞对雷政富一样给我抖出来。姓陈的,以后走到哪我都会罩着你,行了吧?有什么东西,现在就可以提!”  “真的?”  “提吧,杂种!钱?女人?”  “这些往后放放,我暂时没兴趣。俺娘说我头上有个尖,长大准当官,这些年被你们当官的欺负够了,你是书记,给我弄个官当,东西彻底还你,乡长...副的也行......”  我说这些条件可是经过深思熟虑,也觉得合情合理,没想到马书记奇怪地望着我,一直望着,像看到了外星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诡异:先是想笑,接着想哭,接着又想笑,后来发出一阵持续不止的哭笑混杂的声音,身子缩成一团出溜到地上,癫痫似的抖作一团。我老陈啥事都干过,没想到马书记把我吓住了,差点从屋里跑出去。后来,马书记恢复了正常,擦着笑出的眼泪爬起来,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往后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正常点吧。以后我再说给你,记住,今晚的事、所有的事都不准往外露一个字,否则我要你的命!” 共 819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2/
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上一篇:月季10

下一篇: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