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城管讲述从业心路历程出勤越多脾气越暴躁

发布时间:2019-05-10 16:31:11 编辑:笔名

城管讲述从业心路历程:出勤越多脾气越暴躁 时间: 01:30 来源: 时尚生活 “管老百姓的城管,都是吃老百姓的喝老百姓的,都是流氓。”曾经,经常泡天涯论坛的宋志刚就这么想,可当他成为一名城管,才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从愤青到城管

宋志刚次出外勤时,真被吓着了。

那是2008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门口的道路已被堵得水泄不通。烤地瓜、炸臭豆腐、烤面筋的摊位前聚集着大量的顾客。突然,一行身着制服的城管人员前来稽查,意外的是,卖烤地瓜的女小贩竟不理睬。城管们准备把她的车辆往执法车上搬,女小贩上前跟城管撕扯。十几个小贩涌了上来围住了城管人员,女小贩一下扯开自己的上衣,半裸着上身抱住一个城管的大腿不放,大喊:“城管打人了!杀人了!城管耍流氓了!”场面一下混乱不堪,哭喊声、谩骂声此起彼伏。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大声咒骂:“你们城管还是人吗?还有没有点儿良心?还让不让人活!”

火爆的场面上演时,宋志刚站在城管队伍里,拿着小摄像机,战战兢兢地拍摄了整个执法过程。

宋志刚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城管,小时候,他一直立志将来“要成为一个特别牛的人”。

宋志刚从小生活在一个北京的普通家庭,“我们家没钱,也没背景,只能靠自个儿努力。”2005年,宋志刚考上了郑州铁路警校,学习刑侦专业。

大学时期,宋志刚经常泡在“天涯”论坛,论坛里有很多揭露社会阴暗面的帖子。宋志刚也喜欢评头论足,是一个典型的愤青。社会的种种负面让他把焦点牢牢地锁定在了“城管”两个字上。

近10多年,“城管打人”一直是媒体舆论的焦点,2008年湖北天门的城管与村民发生冲突,城管把用拍摄他们执法过程的路人殴打致死;2009年沈阳小贩夏俊峰与城管发生冲突,在被城管群殴之下,一时冲动刺死两名城管队员。2013年广州城管与卖水果的小贩街头厮打,女小贩持番石榴攻击城管和被反铐双手的照片,更是引发了舆论的强烈关注。

学生时期的宋志刚认为,城管是一支“不入流”的队伍,他觉得这个社会戴“官帽儿”的太多。可后来,宋志刚渐渐看清了现实,他需要一种安全感,而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就是他也能戴上“官帽儿”,成为1名公务员。

2008年,宋志刚参加了全国公务员资格考试,并拿到了公务员资格证。“只要能混上公务员,就是扫厕所都干,这是当时的真实心态。”可在那个特定的时间段,急于找到一份安全感的宋志刚,却只有一个去处 城管。“没想到,我连扫厕所都没抢到,只能沦落当城管了。”

这个曾经被他鄙视的社会角色,如今却成了他职业生涯的归宿。

暴脾气是怎么“炼”成的

“以前没干城管的时候,我特恨城管把人家摊子收了,总在天涯上起哄骂街,但真给了你个城管的工作,也不会说不去,谁也不缺心眼儿。”

2008年,22岁的宋志刚加入了北京市海淀城管监察大队海淀分队。在进分队之前宋志刚在北京西站实习,带他的老师傅说,“城管都厉害着呢,想吃什么就拿甚么,缺什么就抢什么,权力大,很强势。“但是进入分队工作之后,强势的职业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刚刚进城管队时,宋志刚的执法证还未审批通过,没有执法资历,只能在队里学习法规,看卷宗,偶尔能上街盯会儿岗。

有一次,他在桥底站岗,看见两个无照商贩在天桥上摆摊,队长让宋志刚前往将小贩轰离。宋志刚犹豫了,这是次执法,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样跟小贩说话。他在桥底来回折返,反复模拟对话的场景。终于等他准备终了,鼓足勇气登上天桥时,小贩已经走了。“干过城管的都有感触,开始都有一个时期,过得特别不得劲儿,且得适应。我属于基本款的北京爷们儿,刚工作的时候板着自己的脾气,那叫一个受罪,心里失衡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有一阵儿都快疯了。”

从那天开始,或许是工作对宋志刚的影响,他的脾气和性格渐渐发生了变化。

一天,宋志刚在站岗时发现了路边摆摊的一个小贩。此时的他已不再腼腆,径直走上去,吼道:“不准在这儿摆摊,赶紧走!”小贩其实不理睬。宋志刚的怒火“噌”的一下燃烧起来,刚要开口训斥,小贩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宋志刚看不懂的韩文。宋志刚两眼一瞪,“韩国人?韩国人也不准在这儿摆摊!再不走给你扣了!”“我那会儿心就特窄,我自己就能感觉出来,老想跟谁打架。出勤时也不怂蔫蔫了,谁刚跟我一得瑟,立马怒喝!气场相当到位,吼1嗓子,半条街的人都能镇住!”

随着出外勤次数的增多,宋志刚的脾气变得越发暴躁。每天一上执法车,他就感觉头皮发麻,怒火攻心。平日里亲戚朋友与他交换,一言不合他就会大发雷霆,因此大姨戏称他是黑煞神,女友也送给了他一个外号叫“哥斯拉”。

脾气的暴躁,让宋志刚尝到了苦果。一次出外勤,宋志刚身着便衣与队员们查抄一伙对学生强买强卖的无照商贩。小贩们各有分工,除了摆摊的以外,还有在摊位附近把风的“尾行男”。乍看他们是路人,实际在发生买卖纠纷的时候负责观察周围情况,顺道向事主施压,达到强行买卖的目的。小贩们见城管稽查,匆匆忙忙收拾东西撒腿就跑,城管将其拦住,双方相互拉扯。围观的大众一下涌了上来。正当城管控制住小贩,“尾行男”从人群中窜了出来,破口大骂。此时,身着便衣的宋志刚已按捺不住情绪,上去一把抓住“尾行男”,怒目切齿地吼道:“你滚蛋,这轮不上你说话!臭来劲就弄死你!”

狠话1撂,立马见效。小贩们不敢造次,城管队员顺利完成执法,但是宋志刚也因为言辞粗暴,受到处罚写检查、停止外勤、接听举报。

一次宋志刚参加同学聚会,同学得知他在城管工作,都拿他开玩笑,“咱这儿缺点儿白菜,你上街上抄点儿去!”“城管有钱,城管腐败。”“给我三千城管,复我浩荡中华。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 ”

回到家里,上看帖,天涯曾是宋志刚的乐土,现在却成了噩梦。“一篇帖子阅读下来,全是城管死全家,问候城管祖宗十八代的。”

宋志刚崩溃了。

女朋友忍耐不了他的脾气,跟他提出分手。

丛林法则

宋志刚曾经想过放弃自己的城管职业,但几经思考后还是打消了念头。如今参加工作6年的他,已是海淀城管分队的副队长。谈到当年脾气粗暴的缘由,他认为,除了本身性格以外,更多的是工作给他带来的压力。用他的话说,“脾气大是被骂出来的。”“我身为城管执法人员,也是公务员,虽然是北京公务员中垫底的,好歹也是公务员,我们有自己的严肃性,现场相对人(注:行政管理术语,意为执法对象)在那儿哭,周围的老百姓在那儿骂你,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执法本身就是错误的吗?”《北京市综合治安管理条例》中写道:“取消无照经营,责令其暂扣经营工具并处罚款200元。”在宋志刚看来,这条法规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但真正去落实的时候,太难了。“无照商贩从根本上是不认可法律的,他们觉得自己做得没错,天经地义。他们觉得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劳动卖自己的东西,来北京,要挣钱,这是他们信的几条信仰,而且是雷打不动的,说什么都没用!”

每当城管与小贩在街头发生冲突时,围观的老百姓常常站在小贩的那一边。人们认为小贩们是为了养家糊口的弱势群体,城管的正常执法成为摧毁一个普通家庭生计的行为。

一次抄查中,一名摆摊的孕妇瘫靠在三轮车上,大喊城管打人。孕妇的老公拨打110报警,围观人群众多,场面混乱不堪。警察看了全程执法录像后肯定城管没有打人,但涉及孕妇,围观大众不肯罢休。慎重起见,宋志刚的队长把该地区的人大代表请来。人大代表看过录像,向大众还了城管一个清白。

事后,人大代表亲自跟小贩沟通,小贩说道:“我当时就是想把车要回来,没别的想法。”

参差不同的城管

基层政府组织执法粗暴化,一直是近几年舆论高度关注的话题。对粗鲁,宋志刚认为,“那些顽固的相对人,你上去骂他他都不见得能守法,你好好跟他说话,他会听吗?固然,粗暴本身这种现象就是不对的,是不应该存在的。”“事实上,大部分事件也没打起来。近几年总局管得严,北京的城管顶多嚷嚷两声,不可能打人。每次城管队员出任务,都有队员手持摄像机拍下全部的执法过程,如有纠纷一看录像全明白了。”

对全国其他城市城管打人的事件,宋志刚解释说,其他城市的城管可能会存在打人的现象,由于各地城管都不一样。北京的城管是公务员编制,需要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上海市的城管是事业单位;有的地方连事业单位都不是,城管只是临时工,底薪几百元,外加罚款提成。城管人员底薪较低,罚款有提成,没有正式编制,就常常容易滋生城管人员暴力执法、贪污腐败的问题。“现在北京城管执法基本上全程录相,外省有的地方城管连一身基本制服都没有,哪儿还能配摄像机?”宋志刚对说道。

而摄像机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北京海淀城管分队队长何晓曾说过:“城市不断开发,农民离开土地,社会就像一个气球,不断膨胀。城管执法都摆在台面上,一句话说得不对,一个动作太大,都有可能变成一根针,捅破了这个气球。” 《中国周刊》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葵花胃康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