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苍龙 第七百五十三章 挑战生死极限

发布时间:2019-12-05 10:19:53 编辑:笔名

苍龙 第七百五十三章 挑战生死极限

地下溶洞打造成的囚牢之中,管虎正沉浸与悲痛之中,然而地面上,张宇已经化为灵魂收割者开始了行动。

张宇就好像鬼影一样,突兀地出现在了那守卫在外的管家之人面前。

不等他们回过神来,接连两拳,直接将两名武宗轰杀当场。

剩余的四人心中惊骇欲绝,他们想不通为什么张宇上来二话不说就展开屠杀,生命在他的手里仿佛如同草芥一样一文不值。

“杀!”一名窥阴境强者怒吼一声,爆发出身体中的所有力量,澎湃的力量席卷开来,掀起一阵阵狂猛罡风。

然而对面的张宇却是一身冰寒气息,冷哼一声,一双铁拳直接撕裂层层罡风,势不可挡的轰击在那人的头颅之上。

下一刻,那名管家强者的头颅直接爆碎,红白之物溅射在周身同伴的身上,让剩余几人的抵抗瞬间土崩瓦解,他们再不敢停留分毫,争先恐后的向着底下囚牢之中钻去。

似乎只有明阳境强者才能让他们远离死亡的恐惧,感受到生命存在的气息。

而面对如同丧家之犬的几人,张宇反倒更加容易起来,轻而易举,便再次屠戮两人,那一名窥阴境强者也是被他轰成了重伤,如果不是关头管虎出现,留守在外的几人全军覆没。

原本地下囚牢之中的管虎正沉浸在悲痛之中,可是明阳境的敏锐洞察力让他瞬间感受到了地面上能量波动,他二话没说冲了上来,谁知道竟然会是眼前这般局面。

只不过眨眼的功夫,这一袭黑衣的陌生青年竟然差一点将他安排在外守卫的管家强者屠戮一空。

他的心中恨意炙热燃烧,满腔的怒火瞬间转移到了张宇的身上。

“小畜生,是不是你杀了我儿清尘!”管虎怒视着张宇,双眸之中喷射出的熊熊怒焰,似乎想要将张宇焚灭成为虚无。

他的身上不断涌动着暴烈恐怖的灵力,已经以魂力将张宇牢牢锁定,所以管虎根本不担心窥阴境的张宇能够翻起什么大浪,更不担心张宇能从他的手中逃脱。

以明阳境之身对付窥阴境,如杀鸡子尔!

然而张宇仿佛没有觉察到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暴虐杀意,神色之间波澜不惊,镇定自若。

“没错,人是我杀的,不过你放心,他死的时候没有承受任何痛苦。”张宇轻轻开口,似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啊!啊!啊!该死,你竟然敢杀我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管虎咆哮着,面目狰狞的令人心悸。

管清尘乃是他的儿子,平时宠的不得了,生怕受到一点欺负,而也正是他的骄纵宠溺,使得管清尘逐渐养成了一种嚣张跋扈,骄傲自大的性格,甚至连霸世天宫这个主人都不放在眼里

就算这次张宇不杀他,那么以管清尘的性子,也活不了几年,甚至他还会给管家带来灭顶之灾。

可是再怎么说,这管清尘都是他的儿子,有再多的不是,管虎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管清尘好好的活着,结果管清尘还是被张宇所杀,这份仇恨,已经无法化解。

“你就是管家的家主管虎是吧,我很想知道,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贩卖儿童?因为你多少人家破人亡,难道你就不担心遭到报应吗?”张宇虚空而立,大声斥责道。

暗冥和阳耀虽然强横,可必然有承受的极限,张宇在这多拖延一会,这些管家强者便无法回到家族进行支援,无疑更有助于暗冥两人的行动。

张宇心中所想的,管虎全然不知,他也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胆敢偷袭他们管家大本营。

“报应?呵呵,如果这个世上有报应的话,霸世天宫早就被灭了,如果有报应,整个大中州都没有人能活到现在,你懂什么叫做报应!”管虎冷笑连连,冰冷的眼神满是轻蔑。

“我告诉你,报应就是我拳头大,我可你随意欺凌侮辱你,可以随意践踏你;报应就是我实力强我想让你死就让你死,想让你活就让你活;报应就是我有着掌控天下的权利,我随时都能将你抄家灭族,鸡犬不留!”

管虎指着张宇,冷声呵斥,以一种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意志诠释着何为报应。

不过张宇听了,却是浑然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轻笑道:“你错了,报应就是出来混总会要还的。比如,你杀了别人的儿子,而冥冥之中的天意又让我杀了你的儿子,这就是报应。种下什么样的因,结出什么样的果,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你给我闭嘴,敢杀我的尘儿,不仅你死,你全家人都要给他陪葬!我会以搜魂秘技读取你的记忆,寻找到你的家族,将男人全部全部斩杀,将小孩全部卖为奴隶,将女人全部送入青楼供万人玩弄。”管虎狞笑着,那笑容是那么的残忍冷血,让人不寒而栗。

张宇的眼中也是骤然射出一道冰冷寒芒,管虎既然敢这么说,那肯定是以前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起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种人简直畜生不如。

“怎么?害怕了?哈哈,很快你便会感受到死亡的恐惧,我更会让你亲眼看着你的所有亲人从你身边一个个死去,让你绝望,让你生不如死!”管虎仰天狂笑,张宇的恐惧乃是抹平他心灵痛苦的良药。

“死!”张宇怒喝一声,竟然抢先出手。

这管虎乃是明阳境初期,即将跨入明阳境中期的强者,所以张宇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出手便动用了全力。

澎湃的灵力如洪水一般奔涌而出,龙力觉醒,龙鳞战甲护体更是让他的身上弥漫出一股莽荒霸道的野蛮气息,一拳之下,似可破碎一切。

管虎一愣,不过很快脸上笑意更盛。

区区窥阴境,在他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他只要愿意,可以随意将张宇轰杀。

但是张宇杀了他的儿子,他自然不会让张宇这么轻易的死去,他要虐待张宇,让张宇承受无尽的屈辱与折磨,以张宇倾泻自己心中积郁的无尽怒火。

管虎抬手,目光之中有着浓浓的不屑,在他看来对付张宇连世界之力都不需要动用。

“嘭!”

两道强横的能量相互碰撞,在反震之力的作用下,张宇的身子倒退数丈之远,胸腹之中气血激荡沸腾,一丝鲜血也是抑制不住的从嘴角渗了出来。

反观管虎,仅仅退后了屈指可数的两步,可这两步在管虎看来却仿佛莫大的屈辱一样,他的脸色腾地一下变得阴沉无比。

身为明阳境大能,管虎极为自负,以至于张宇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里。

即使他知道在这地牢之中镇守的还有不少窥阴境强者,可是在管虎看来,这些人肯定是被张宇以阴谋设计,而不是凭借自己真本事将所有人击杀。

在他的预想之中,自己一掌之下,张宇应该是泣血狂退,而他则应该是纹丝不动才对。

眼下这个结果,与他的预想大相径庭,他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怎么?很失望吗?呵呵,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想要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张宇冷笑一声,这笑声在管虎听来是那么的刺耳,其中的讽刺意味是那么的浓烈,让他顿时恼羞成怒。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管虎怒声咆哮,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暴虐嗜血之气更加浓郁。

滚滚的灵力滔滔不绝,不断从管虎的身体之中涌出,刹那之间,阴风怒吼,天地色变。

“风起云涌!”

管虎向着虚空一抓,风之法则的波动弥漫于虚空之上,天地之间所有的风全部遵从于风之法则的律动,无尽的狂风从天地之间肆虐而来,呼啸之中,汇聚成撕裂一切的风暴龙卷。

管虎一挥手,一道道风刃如精铁打造而成的利刃,向着张宇激射而出。

“叮叮当当!”

风刃不断击打在张宇的身躯之上,不时传来一声声金铁交击之声,饶是以张宇肉身强横无比,可是在漫天风刃的轰击下,也是开始出现破碎。

“龙卷绞杀。”管虎如野兽一样怒吼着,将风之法则的奥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一刻,他已经将张宇当做了势均力敌的对手而不是仅仅只有窥阴境的后辈,他要以绝强的姿态碾压张宇,让张宇尝受无尽的绝望与痛苦。

看着那飞速袭来,势要将自己绞杀的龙卷风暴,张宇心中也是升腾起一股寒意。

然而他却没有退缩,这正是他希望的,呼吸之间,张宇的身体之中猛地爆发出滔天战意。

这股意志直冲云霄,战天斗地,永不屈服!

“陨星之极,杀!”张宇闭上双目,心灵置于无尽空灵之下,仰天怒吼,这一刻,似有远古战神从死亡之中醒来,那股破灭一切的恐怖气势,使得所有人闻之色变。

“该死。”感受着张宇身上那急剧翻腾的恐怖气势,管虎脸色也是陡然剧变。

张宇身上那股生死玄妙的可怕波动管虎清晰无比,那是念头通达,即将踏破生死玄关的征兆!

罗庄区人民医院
武汉市第八医院
榆林治疗睾丸炎医院
汕头男性包皮过长医院
云南去医院做妇科检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