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这个可以判这个真不判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5:48 编辑:笔名

这个可以判?这个真不判!

当值主裁是挪威人赫宁,作为一个中立足球小国的执法者,赫宁没有做到游刃有余,反而得罪了所有人。他整场比赛在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平衡,特别是在罚下阿比达尔之后,天平就明显地倾向了巴萨,接连“忽视”切尔西该得的点球,赫宁就像是一个想把账面做平的会计,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用一个错误来纠正另一个错误,终得罪了所有人。

切尔西将怒火都发泄在赫宁身上,德罗巴在终场哨之后,追着赫宁从球场一直骂到球员通道,队友和希丁克都拉不住他,面对镜头,也是只有粗口。就连有过多次类似经历的希丁克也说:“德罗巴的行为可以理解,我们可以接受裁判犯错,但我们绝不接受裁判员接二连三地犯错!这是我见过的糟糕的判罚!我的感觉就是我们被抢劫了!”

蓝军队长特里也说:“裁判在40000名支持我们的球迷面前,做出了6次不利于我们的判罚,他没有给我们那怕是一粒点球,这是不正常的。因此,你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们会在场内宣泄我们的情感。为什么让一名职业生涯总共才吹罚了10场欧冠的裁判执法我们的比赛?这是欧冠半决赛的较量,这样级别的裁判是不够的!”

博辛瓦说:“裁判是被收买了,或者是受指示。在球场上有段时间我真分不清他是裁判还是小偷!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我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执法方式太有问题,应该受到终身禁赛!”

巴萨方面,表面上是裁判的受益者,实际上他们也对阿比达尔被罚下耿耿于怀,因为这个量刑过重的判罚,使得巴萨在以少打多的局面下受尽折磨,如果不是伊涅斯塔在1分钟神来之笔似的进球,现在哭泣的或许是巴萨。瓜迪奥拉回避了对裁判的评价,但是观众都看到了裁判在对阿比达尔出示红牌的时候,他故意背对着裁判和骂骂咧咧的唇语。

而皮克赛后主动承认他在禁区内的手球,似乎是对赫宁的反讽,因为“我们被裁判吓坏了,在比赛还剩下25分钟的时候,我们被罚下了一个人,而当时切尔西处于。”

一些中立媒体和球评人也对赫宁进行口诛笔伐。英格兰金哨波尔在个人专栏上写道:“切尔西至少应该获得4个点球。”在天空台担任评球嘉宾的老雷德克纳普指出,这名裁判是“欧足联派来绞杀英超的,他对待英超就像挪威的海水一样冰冷。”而另一名评球嘉宾卡德维尔则指出“如果巴拉克当时真的‘修理’裁判,或许英国人都会觉得愉快!”

德国《踢球者》给了裁判6分的超低分,通常分是1分、分为5分,6分是比分更低的分数;意大利《罗马体育报》说:“裁判把公正和公平的精神扔到了天上。”就连挪威电视台也在声讨这位同胞“不可饶恕!”

■争议回放

六度误判 招招致命

第24分钟,切尔西边锋马卢达在左禁区线突破防守,就在马上突入禁区之时,被阿尔维斯迎面推倒,无可争议的犯规,但主裁判只给了一个禁区线上的任意球,从慢镜回放来看,马卢达被侵犯时人在禁区这内,切尔西应该得到一个点球。

第27分钟,德罗巴带球杀入禁区,阿比达尔在其身后有左手拉拽、左脚踢人的犯规动作,致使德罗巴摔倒在地。主裁对此球并未作出任何判罚,然而慢镜显示阿比达尔在整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碰到皮球,这算是一个可判的点球。

第56分钟,德罗巴又突入禁区,图雷在其身后先是拉拽,随后从斜后方放铲将球踢出。反复播放的慢镜头显示,虽然图雷的放铲可能是先碰到了球,但是他的拉拽动作非常明显。不给点球或许说得过去,不过图雷至少可以因为在禁区外的拉扯动作而吃到一张黄牌。

第66分钟,切赫开出门球,德罗巴用头球摆渡,阿内尔卡形成突破之势,却被阿比达尔在大禁区前沿拉倒,主裁判认为阿比达尔是一名后卫,向其直接出示了红牌。慢镜头可以看出,阿比达尔确实有拉拽动作,不过阿内尔卡在跑出三步开外之后才倒地,很难证明阿比达尔的这次拉拽,就是阿内尔卡倒地的直接力量。这张红牌,存在巨大争议,普遍认为量刑过重,这张红牌也使赫宁觉得对不起巴萨,于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找平衡,反而使得比赛更加失衡。

第82分钟,阿内尔卡禁区线上试图将球挑过皮奎,结果皮球打在了巴萨中卫手上,慢镜头显示皮奎双臂张开,扩大防守面积。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手球,赛后皮奎也勇敢地承认:“球确实打在了我的手上。”

第94分钟,巴拉克左脚凌空射门,球打在埃托奥左上臂上,虽然埃托奥是背对球门的无意识手球,这个可以不判,任何人也没有勇气再判这个直接决定生死的球,但巴拉克疯了,他用“老鹰捉小鸡”的方式追着裁判索要点球。

手机知识
娱乐
设计观点
友情链接